当前位置: 短篇文章网 > 心情随笔 > 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

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

心情随笔 2021-07-23 17:38:14 人气:1875

子文用手指轻轻地揉戳着小腿肚,小心翼翼来回按摩着。她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尤其是她的小腿,匀称而没有丝毫的赘肉。她是个农村小丫头,却因为这双与生俱来的美腿,战胜了无数同行业的中的佼佼者,使像她这样一个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女孩,在北京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竞争剧烈的繁华都市找到了一席之地。
子文纤细的手指还在小腿肚上来回游走着,当她的手滑到右腿时,她似乎感到有一个小小的凹陷。那凹陷实在太小,不足为惧,因为有时候连她自己也不清楚,那凹陷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她自己产生的错觉。也许那凹陷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在为了守住那件童年的往事,而深深扎根在她的心上。
她的手温柔地轻轻碰触着,脸上露出复杂的笑。
儿时的子文不像现在这般柔情似水,娇羞可爱,反而像一个野小子整天穿着那种男生才爱的直桶长裤到处游荡,连她的头发,都是那种只有男生才会剪的板儿寸。大人们都以为是她性格使然,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她不爱穿裙子。如果一个有着粉红脸蛋,大大眼睛的小姑娘不爱穿那些个可爱,漂亮的公主装的话,她也就失去了作为一个漂亮小女生的乐趣。
如果说她真是发自内心不喜欢的话,那也就无所谓,这个世界上的假小子们个个潇洒,豪迈,使很多淑女们望尘莫及。可关键是,不是她喜欢,而是她爱却又不得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她右腿的小腿肚上长了个小肉瘤,刚开始还很小,她也没放在心上。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
那个小肉瘤却也越来越大,就好像它也有生命似的在子文的小腿肚上生根发芽,似乎还准备开出花来。所以某一天,当子文的某个同窗好友惊奇地叫喊着:“呀,你腿上那是什么呀?”时,子文就再也不穿裙子了。母亲用各种方法劝她,哄她,那各种漂亮的裙子诱惑她,她都只是撇开头,不看。她虽不再穿,可心里还是爱的。不知从哪里听说,那种小肉瘤叫休子,是鱼鳞附在皮肤上长出来的,只要把它连根拔起,它就会永远消失掉。知道了方法,子文就一心一意想要除掉它。她不断的用她的小手挠,可是每次只要一看见腿上渗出的小血珠,她
就害怕的哭起来,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事后她又恨自己无能,不够勇敢。她一次次的挑战自己,却又一次次的失败。终于,她痛下决心,准备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输了,她就永远背负着它;赢了,她就永远甩掉它。她找来一把小刀,学着电视里疗伤那样把小刀在
火上烤烤,又用酒精来回的擦。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她闭上眼,用最快的速度往下一划,她就胜利了。那也许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可是当她抖动的手在碰触到那个可怖的肉瘤时,还没有尝试,她就放弃了,小刀掉在地上清脆的响声在宣告她的失败,嘲笑她的胆小。子文并没有真正看到从她小腿肚上流下的鲜红的血,也没有真实的感受到疼痛,她只是把它们在头脑里想象了一便,而这短暂的过程已足以让一个稚气未脱的小丫头望而却步了。
子文歪着脑袋看着那个讨厌的症结,垂头丧气。从今以后她只能把裤管放得低些,低些再低些,艳羡地看着那些扎着马尾辫,穿着漂亮裙子,又蹦又跳的同龄女孩。
子文开始像从前那样习惯着小肉瘤地存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她趴在床上,无聊地翻看小人书。爸爸走进来像往常一样随口有一搭没一搭跟她说着。说着说着,爸爸一把把她摁在床上,卷起了她的裤脚。她似乎感觉到什么,反射性的乱踢一气,可是刚刚还站在门口的哥哥在她还没来得及逃脱时用身体死死地压着她的背,用手死死地摁着她的双腿。她还欲挣扎,一股温热的液体却从她的右腿的小腿肚上流了下来,她来不及哭,更来不及感觉疼痛,只觉这一切比一瞬间还要快。她以为一切就都结束了,爸爸却用一块沾满酒精的小棉球在刚形成的伤口上一阵糊抹。那狠心的一切也许不算什么,可以被突如其来的惊讶所取代,可这瞬间的疼痛却是从未有过,难以忍受的。它可以令一个成年的大人掉下眼泪,又何况是这么个柔弱的小姑娘。子文痛苦得只想让她摆脱掉那条可恶的腿。她趴在床上一个劲儿地猛哭,爸爸,哥哥竟是不理她,肩并肩往外走了。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她不明白,一个那么疼爱她,有求必应的父亲,怎么会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的女儿。他难道不知道他割掉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树疙瘩,一个被霜打的嫩芽,而是长在亲生女儿身上一块鲜活的肉呀。即使那是她一直想要消除的。
时间慢慢地流走,子文腿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因为她还小,恢复力很强,小腿肚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是她心上的伤却怎么也好不起来。只要远远地感觉到爸爸,哪怕不用肉眼看到,她的右腿就隐隐作痛,像一个患了风湿的病人,对于天气的预报,从不曾出错。对于她那是一个噩梦,似乎要跟随她一辈子。
子文开始像那些她羡慕的女孩一样穿漂亮的裙子,露出她修长好看的美腿,开始走出家门独自去外闯荡。她从没有想过要当什么腿模,更不曾想能在北京的这个领域崭露头角,她只希望自己能做一个普通上班族。可是命运就是这么难以捉摸。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拍了一组照片,开始了她从事腿模的生涯。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令人畏惧的父亲当年狠心的一割。
子文开始自己光辉的前程,也开始慢慢原谅父亲。
在寂寞的大都市了,寂寞的人总是喜欢与狗为伴的,子文也不例外。在北京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朋友,狗成了子文最亲密的人,是她在这个陌生城市里少有的真心朋友,更是她离不开的亲人。有人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在子文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小狗的眼角长了一块袭肉,听公司的同事说,如果不赶紧割去,小狗的眼睛也保不住了。子文很想带小狗去宠物医院,可是当时的她和公司的员工在一个幽静的地方拍摄,而且拍摄时间会很长。她找遍了全村也没有一个宠物医院。她不能忍受自己唯一的朋友就这样失去了眼睛,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公司的员工看她整日愁眉苦脸,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有经验的村民,准备帮着对小狗做手术,只是方法太过原始,势必会对小狗造成很大的痛苦,那就是用一根结实的细线,挽上一个圈,把那小小的袭肉放进圈里,手握圈的两端,用力在一瞬间将结打死。
子文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可是为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为了小狗的将来,她只能选择后者。她把小狗唤到身边哄骗着,她脸上扬着笑,心里却在哭。她不忍去看,只能紧紧地捉住小狗,她感到从未有过的痛楚,那是来自于心底,无法消除的剧痛。随着小狗凄咧的狂吠,她的泪也随着掉了下来,是悲痛,更是释然。

她迷朦的眼睛似乎看到了当年的父亲,当他把那把小刀划过她的小腿时,他眼角流下的不是泪,而是血,从心底流出来的血。
    

猜你喜欢

我要评论 (0)

评论内容不要超过300

这篇心情随笔《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还未收到评论

最近更新
栏目暂未开放
内容整理中,敬请期待。。。